说明书信息
名医汤金土:中医治疗血液病 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

国家级名中医主任中医师 汤金土教授

“知我者,谓我心忧”

前几天我看见媒体上报道,我们浙医一院在白血病治疗上有了突破,他们对部分白血病患者通过采用独创的白血病化疗方案,外加一种从植物药中提取的药物,对付白血病有特效。作为一名40年来从事血液病治疗的中医,我要恭喜他们!

我之所以要真诚地替他们感到高兴,是因为他们从当代医学的阵营,给了我一个明确的信号:中医治疗血液病,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。

40多年来,前面的20年,在中医治疗血液病的小小岛屿上,我曾经有倍感孤独的时候。当然,20年前也没有现在那么多的血液病人。

唉,我们这是怎么了?!

以我在杭州张同泰为例,在那里我一周有3个半天坐堂,每一次,围在我身边的病人,最少也有40多位,有老有小,他们时刻面临着被白血病这只“老虎”吃掉的威胁。而在我年轻的时候,每周接触到的血液病人,只有一个两个。

如果有人不幸确诊得了急性粒细胞白血病 (M2型)和急性单核粒细胞性白血病(M5型)、小儿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的(L2型),我希望他能找到我;如果有人不幸确诊为再障、血小板减少性紫癜、过敏性紫癜,非何杰金氏淋巴瘤、多发性骨髓瘤、血友病等血液病,在进行西医治疗的同时,希望你们要同时服用中药,我以40多年的临床观察可以证明,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效果,要比单独西医或单独中医效果明显。

白血病患者要保持乐观心态,饮食上不要吃腌制油炸等容易致病的垃圾食物,平时不要太累,可以适当锻炼,增强体质。

希望大家要尽量避免诱发白血病的一些因素,尽量少染发,新装修的房子不要马上住进去,新买的汽车不要密闭,特别是有小孩的家庭。

“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愁?”天天那么多病人围着我,快70岁的人了反而越来越忙,以我自己的消费能力,国家给我们教授的工资我足够用了。我有何愁?

我愁的是我们大家共同生活的大气环境啊!

中医治疗白血病,我“战斗”了40多年

我为啥会想到用中药治疗白血病?这可说来话长了。

高中毕业时我是报名参加空军的,来杭州体检了5次,当时学校6个人通过,我是其中一个,为了这个,高考复习也没好好弄。结果参军最后没录取,原先报考大学填写的志愿上海医科大学也没录取,而是收到了西安第四军医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

当时西安正爆发炎,所有浙江学生都要在杭州先体检,只要有问题就不录取。那时正好是夏天,体检前一天,天气闷热,我们这帮17、8岁的同学在杭州没人管,就拼命吃冰激凌,棒冰,结果到了半夜就上吐下泻,第二天到117医院检查说是肝肿大,就这样没录取。当时有20多个没录取。幸运的是,当时浙江中医学院刚好首届招生,中医扩招20人,于是我就这样阴差阳错进去了。现在我们这帮同学被大家戏称为“黄埔一期”生,我们班好多同学现在都成了大医生,像王会仍、朱祥成、姚真敏、吴康健、沈松青等,在各自领域都颇有建树。

大学毕业实习的时候,我非常幸运,两位德高望重的名医做我的指导老师,一位史沛棠(时任浙江中医学院院长兼浙江中医研究所所长),一位潘澄廉(时任浙江中医研究所副所长)。不过宣布没多久,史老师就生了肝癌,所以基本上就跟着潘澄廉老师学习。说实话,因为潘老师研究的是“热性病”,跟我以后的血液病其实没多大关系,但他经常对我说的“对病人态度要严谨”、“要学会应用经典古方”这两句话对我影响非常深刻,使我终生受惠。

真正领我走血液病这条路的是吴颂康老师。他在1956年就成功用中药治疗了一位再障患者,可以说是首开中医治疗血液病的先河,是中医界血液病专家第一人。

1965年我毕业留校分在内科教研室,吴老师正好从浙江中医院调来学校做内科教研室主任,是我的直接领导。当时他经常带我去浙江、安徽等一些医院参加血液病方面的会诊。1966年“文革”了,吴老师作为“反动学术权威”,不方便外出会诊,于是对我说,小汤,看样子我是去不成了,你去帮我弄这个东西,这个东西蛮好的。于是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,每周有几天我就去中医学院门诊部看血液病。一开始有不懂的,我还可以时常回来向吴老师讨教,后来他被关进了牛棚,问不来了,我就只好靠自己一个人战斗。没想到,这一战斗就战斗了40多年。

某厅级干部愿意为中医当“医托”

中医治疗白血病效果怎么样?好多患者一开始都不怎么相信,都要到了万不得已才想到中医,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来找我。

有位病人,50多岁的时候得了白血病。起先她到省里一家大医院做化疗,但做了几次化疗就发高烧、神志处于昏迷状态。她的弟弟,嘉兴的一位名医,找到我家,哭着求我救救他姐姐。我给她开了药方,吃了几帖后,高烧退下来了,病情得到了缓解。于是接着做化疗,结果又是高烧,又找我吃中药。最后她坚决不做化疗了,就要求吃我的中药。因为她是重症,体质也比较弱,所以我采用扶正祛邪法,要她准备“八年抗战”,结果她只吃了5年中药,现在70多岁了,还每天太极打打,很开心。每年我们都有电话联系,要她做检查,有时候会打个电话给我,说,汤教授啊,你要告诉白血病友,一定要坚持吃中药,对自己要有信心,要相信我们祖辈留下的中医,确实是可以救人的。

现在我的病人基本上是病人之间推荐来的。

有位40多岁东阳人,做木雕的,得了急性淋巴性白血病,做了4次化疗,后来听村里有个小孩,也是这个病,在吃我的中药,于是就找到我,现在已经坚持吃了8年中药。

现在西医也逐步认识到了中医作用。有好多病人做了几次化疗后,医生就建议他们来吃中药。

有位厅级干部,据说是因为染发诱发了白血病,在省大医院做了几次化疗后,护士长和医生就让他来找我吃中药配合化疗,吃了5年中药,我好多病人都是他介绍过来的,他没事经常去一些大医院逛,碰到白血病患者,就向他们推荐我,他说愿意做这样的“医托”。

中药治疗白血病有个好处是方便。我有好多外地患者,广州、东北的,因为路途远,来回折腾担心身体受不了,所以我就根据他们的传真件开方寄药。也有一些病人,像温岭、乐清那边几个女病人,自己在家麻将打打,让老公过来配药。碰到这样的病人,我只在电话上提醒:这种病心情好最要紧,适当打1、2个小时麻将,开心就好,但不要太累,还要记得经常检查哦。

我经常讲,老天爷对我们中国人还是特别宠爱的,为我们留下了这么宝贵的遗产。你要晓得,在国外,得了这种病,除了化疗,只有做移植,别无他法了。而在我们这里,有中医中药这个法宝,这是我们的福气呀。

正确对待当代医学

白血病患者最烦恼的一件事就是化疗问题。

有好多病人经常要问我,汤医生,我已经化疗几次了,现在吃了中药感觉也不错,医院还要我做几次化疗巩固巩固,我是实在吃不消化疗了,你看我应该怎么办呢?

要说明这个问题,我先来讲讲我的治病原则。

以前60年代,中医治疗白血病主要用砒霜(亚砷酐),但仅对急性早幼粒白血病(M3型)有用。现在很多病人都说“M3”最好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由于这种治法针对面太窄,药物也受控制,所以我基本不用。

我老师吴颂康以前用的中药是以神龙丸为主方,加些中草药,现在看来这种方子也已经不适用了,因为人的饮食结构、发病原因、环境等都不一样了。

通过摸索,我现在基本用治疗肿瘤的祛邪药物,适当也加一些扶正中药。因为白血病也是肿瘤的一种,与体质差、免疫功能低有关。在抗肿瘤的基础上要扶正,增强免疫功能。当然如何扶正祛邪,那是要看不同阶段分别对待的。一般来说,化疗之后,血象低下去了,这个时候就不能一味用抗肿瘤药物,要以扶正为主,适当加一些抗肿瘤药物,解毒。而一旦血象回升上去了,这个时候就不能一味扶正了,扶得太厉害了,正常血细胞太高了也不好。

根据这个治疗原则,所以我始终坚持,白血病初期一定要先做几次化疗,白血病,急性的一般坏细胞在30%以上,甚至高达90%,这个时候中药达不到效果,用化疗先将坏细胞控制在正常范围5%以下,这样中药介入效果较好。所以一般白血病在化疗2、3个疗程后再吃中药效果较好。吃中药的同时,要随时注意观察,如果坏细胞还比较高,建议要继续做化疗。

这里我要呼吁一下,化疗对白血病患者来讲必不可少,但不可过度。化疗时,中药介入治疗是必需的。(口述:汤金土 整理:马涌强)

相关文章
更多>> 
常见问答
更多>>